不为俗者媚 实践与探索-高维洲石鼓

导读:不为俗者媚 实践与探索 - 高维洲石鼓 【王忠民】 作者:著名画家王忠民先生 中国画院副院长、中国林业美术家协会副主席、齐白石先生再传弟子、娄师白嫡传弟子1951年生于河北省沧...

不为俗者媚 实践与探索-高维洲石鼓

——【王忠民】

 

作者:著名画家王忠民先生

中国画院副院长、中国林业美术家协会副主席、齐白石先生再传弟子、娄师白嫡传弟子1951年生于河北省沧州泊头市,后居北京。书画常用名王中民、王锺民、晴川、大石园主人等,画室名半壁轩、甘霖居、大石园等。

 

每年的12月26日,都是值得我们纪念的日子。

今年的这个日子对于我来说,有着更加丰富的内容,就是在全民族鼎力发展文化产业的大潮中,我的好朋友高维洲先生的画展开幕了。在此,我表示诚挚的衷心的祝贺。

在当下世俗的审美观念中,来看高先生的作品,大概有很多人看“不明白!”,当我们静心认真地看看,而能够看懂并理解高先生艺术时,我们不难发现,他艺如其人,艺如人生的不为俗者媚的艺术风格。

高维洲(石鼓)先生是飞行员,飞行领导干部,这次书画展定位为“蓝天艺术家”准确;再就是他是作家,诗人,发表过长篇、中短篇小说,写过无数篇散文、杂文、评论与诗歌,所以他的书画艺术,我们又可定位是一种文化式的,不同于旧传统在旧文化市俗层面上的简单开合.他的写话是高度自律性的“中国画”。

 

高维洲先生的“中国画”受业于中国当代杰出大家董欣宾先生。董欣宾先生的艺术髙度,是一种流派性拙展。他的创造性是一种对中华文化主动**流与发展。当年跟随者众。但他去世已十一年了,高维州先生是他弟子中为数不多能继承与发展的画家之一。

 

他以谢赫的六法,以及董欣宾“六法生态”论,“对偶范畴论”为主要依托,以书入画,以点写意,道出意抽象,境抽象,水墨抽象的洋洋大观。他的艺术哲学,不是客体照相机式的复制与摹写,表肃华众的色彩陈列,他的画在草、行、隶、篆中裂变,这种表现法则,决不是当今中不中,西不西的画面复制与旧语言的切割式的时空段的再现,而是空间全方位的视觉,综合式的抽象图示,这种图示,是意与景,主体与客体的心灵叠加。

 

我惊叹。当你端着一杯清茶,面对着高先生的作品,舒一长口,静下心来,仔细观看的时候,你会发现,黑墨与清水在这里相互撞击、渗透、融合,形成了或分明或弥漫或强烈或柔和的幻化。你会发现,粗粗细细长长短短的线条点画,构成了一幅幅点线面有机组合,就像热带雨林那么繁密无章而又井井有条的充满生机的实在、空灵的整体。当这些点线面与水墨的幻化叠加在一起,再加上那些飞天般飘忽的色彩来凑热闹的时候,一种新的效果、新的感觉、新的意境突然间出现在你的面前。作为物质界的色,从现象反映本质来看,色就是空,从本质依托于现象,空又是色。所以中国有了墨分五色。维州先生的无论色与墨都是在这样一种理念中去运行,表达出中国人的哲学深度。它可使你感到苍茫,也使你震撼,让我们思考,他对你的冲击。这就是高维洲的画!

我思考。在这个无人不为名利忙的当下,以高先生的造诣与名望,稍微认真一点画一些照片,画一些碧秀的,低俗豪华的东东,画出无数换来大钱的作品。但是他没有,或者说不做。衣食无忧只是一方面,艺术知己的坚定支持是他的精神力量。

我感到更重要的是,高先生正在自觉地以他的意志、性格、学识、艺术在实践与探索,力争有异于已经被铜臭腐化了的社会审美标准和世俗意识。就是让人们知道,画,还可以这样画!我,就是这样画!世界上还有这样的画,这就是我高维洲的画!不是吗?当我们在另一种本来无接触,开始看不惯,后来猛然发现了新的天地的时候,我们对生活的理解、对艺术的理解、对人生的理解、对世界的理解是不是提高了一个境界呢?

           

我叹服。川人就是川人。历史上出现过无数书画杰出大家,郭沫若,赵熙,辜云若,蒋兆和,石鲁,张大千,陈子庄,李琼久等等。川人自有川人的情怀,川人自有川人的性格,川人自有川人的风骨。维州先生也在这盘川菜中增添了几味佐料,一桌川菜宴席挤进了维州先生位置。希冀先生坐定,摆正。在时代的召唤下,用一种强烈的反“腐”反“媚”反“俗”的意识,就像一杯杯七十六度的白酒,灌进了高门大嗓、性如烈火、特立独行的高维洲的胸膛。他,只能画这样的画,必须画这样的画。否则,他就不是高维洲!

不才之友王忠民2013年12月11日夜于京北乐雨山房

 

艺术行业网-全球-时尚艺术网站,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文章内容仅供参考,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E-mail:1308654573@qq.com,我们将立即处理。

关键词:
分享:
上一篇:敦煌故事,甘肃之声 ——谭盾为深圳音乐厅带来原汁原味的“敦煌声音” 下一篇:视频连线评估服务上线!微拍堂鉴真阁打造文玩鉴定新体验

相关文章

发表评论